江南风情花园民宿
广德五峰岩(五花岩)游记
来源:翠花山庄 | 作者:果悦 | 发布时间: 2020-05-23 | 5472 次浏览 | 分享到:

写在前面:琐事繁杂,很难静下心来,以至于正月里的旅行,夏天来了才写完。在完成这篇游记时,欣喜听闻,又有一条通往五花岩的道路即将施工。五花岩从地域古景到地方名片的蜕变又前进了一步。往后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才登顶的旅程,大概1个小时不到就可以了。


    “东风带雨逐西风,大地阳和暖气生”,今日立春,阳光明媚,这样的时节,到户外走一走,翻山登高倒是适宜的。

    几天前我们从十三湾登同官岭回来,领略了古道沧桑,都觉意犹未尽,一直想着再到有广德古景美誉的五花岩的峰顶看看。五花岩是广德县志中记载的古代著名景点,“五老摩空”更是广德十景之一,清朝广德文人宁谦曾这样描绘五老摩空:“望花岩,五峰如掌,天开屏障图画。凝寒积素争奇秀,仿佛峨眉残夏。常命驾,向山北山南,几处逢僧舍,高眼长话。正茶斗旗枪,芋煨骨朵,薇蕨又堪把。凄凉处,寒食棠梨初谢,牛羊邱垄来下。凤毛麈尾凋零后,且学渔樵耕稼。君莫讶,君不见,希夷睡足华山罅,百年犹乍。待飞上峰头,呼来五老,同把玉虬跨。”由此看来,一直在山下住着,却未见五老摩空的盛景,甚是可惜。

    五花岩的周围,除了双河,还有横岗、东岕、西岕等很多村庄,虽说这些村庄都各有上山的路,但如果从没上过五花岩,向导是少不了的,还是请干佬做我们的向导,干佬建议我们开车到西岕登顶,然后再经安基山返回双河。

    我们一行五人老老少少,最大的73岁,最小的10岁,如此队伍,登山速度会很慢,我们决定上午10点启程,带些干粮在上山吃,下午返回。

从翠花山庄乘车出发
从翠花山庄出发

    从翠花山庄乘车出发,一路苍翠葱郁,村悠庄闲。
一路苍翠葱郁
一路苍翠葱郁

村悠庄闲
村悠庄闲

  村道一直通到西岕村山脚,下了车,通往山顶的是山民平时砍竹的小路,后来我们才知道,临近的东岕村其实是有一条新修石阶路通往五花岩的,那条路要近的多也更省力。
通往山顶的路
通往山顶的路

开始爬山
开始爬山

  大家有说有笑慢慢的爬山大约半小时,垂直距离也就50米左右,很快就登上可以通往五花岩的山脊。沿山脊继续向上,这段路相对好走的多,越往上走,视野越开阔,景色也更美。我们一边前行,一边聊着周边的闲闻趣事,感到累了就原地小憩。
原地小憩
原地小憩

  虽然还是冬天,但是竹山苍翠,满眼绿色,也不乏不惧寒冬的野花野草。因为纯属自然景观,没有经过商业开发,因此除了户外团体,这条路人迹罕至,茂密的植被形成很多原始的自然景观。我们的向导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完全凭借他对五花岩的位置印象前行,幸好有百度地图作为参照,虽然一度迷失方向,最终居然没走冤枉路。
原始的自然景观
原始的自然景观

  越往上走,路的痕迹就越明显,从四面八方都可以上山,但最终登顶的路却只有东、西两条。我们走的是西边这条登顶的路。随着伙伴们一路不断的惊叹,风景越来越壮丽,我们屡次以为已经到五花岩峰顶了,峰回路转,风景各异,我们知道只要还有向上的路,那就一定还没到五花岩。
峰回路转,风景各异
峰回路转,风景各异

沿途留影
沿途留影

  终于我们在一块长约5米,宽约2米的巨石上停住了,前后都是陡峭的悬崖,悬崖上生长着给人以安全感的茂密灌木杂树,再向前已经没有路了,只有峭壁旁宽约20公分向下的石缝,四周峰峦叠嶂,远处的村庄、乡道、寺院亭阁尽收眼底。大家不断的惊叹,第一次来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这里不一样的令人神清气爽的独特气场:五花岩到了。
五花岩到了
五花岩到了

五佬摩空
五佬摩空 镜头1

五佬摩空 镜头2
五佬摩空 镜头2

五佬摩空 镜头3
五佬摩空 镜头3


  多少古圣先贤曾在此岩石之上,如我们般环顾眺望,感叹此处“岁月容长懒,乾坤许共闲”的诗情画意。
岁月容长懒,乾坤许共闲
岁月容长懒,乾坤许共闲

  我们放下行李,在五花岩峰顶席地而坐,分享各自带来的点心水果。两位老人虽然年轻时都来过五花岩,但仍然和我们没有来过的小辈一样,不断的惊叹大自然的妙笔生花。我从当地人的口中得知,五花岩除了有五佬摩空的壮丽,还有龙井与白佛祠的悠然。观察四周,前方悬崖上窄小的石缝看上去比较险峻,因为是未经开发的自然景观,并没有任何防护设施,我们决定不再前行了。忽然听见远处传来行人说话的声音,原来今天还有一批像我们一样的旅行者。垂直方向传来的声音很清晰,但是山路曲折迂回,大约20分钟才到我们这里。这批旅行者的向导很有经验,他告诉我们,我们所在的位置才是第一个景点,后面还有狮子口、龙井、白佛祠、瀑布等景观。先前我们一直在讨论是不是有人上去过的奇特险峻岩石山峰原来就叫狮子口,细看之下还真像一只匍匐向上的雄狮昂首欢呼。
遥看狮子口
遥看狮子口

  “不到狮子口,等于没有来过五花岩”,于是我们决定跟随后来的登山者继续前行,只有二叔决定留在五花岩小睡一会,大概是想体验一下“山人睡觉无人见”的意境吧。悬崖的石缝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艰险,抓住岩石上的藤曼树枝,给心理一个安慰,轻而易举就过去了。狮子口也没看上去那么远,延山脊走一会,再向下的山坡走一小会儿,一刻钟的时间也就到了,这条路行走的痕迹明显要少很多,向导一边前进一边清理路上的荆棘,不知道有多少人登上了五花岩却非常可惜的错失了险峻第一的狮子口。在狮子口下,我们仰着头,除了惊叹还有敬畏。
狮子口留影
狮子口留影

  狮子口的最高处是一块极富沧桑感的巨大岩石,就像是狮子鼻,几千年的雄居高处仰天长啸导致“狮子鼻”几经风化。我们脚下的山坡有一条悬在半空大约3米长极窄的路(与其说是路,倒不如说是一块狭长的山脊岩石来的准确些)与狮子口的“脖子”相连,岩石的两边是悬崖,没有保护索等任何防护设施,好在悬崖下长满了给人以安全感的各色杂木。
狮子口顶部岩石
狮子口顶部岩石

  我止步于狮子口下,看着他们纷纷小心翼翼,相互搀扶,摸爬匍匐着登上狮鼻,然后喜形于色,振臂欢呼,摆各种造型拍照留影,人类想要征服自然的天性一览无余。
登顶狮子口
登顶狮子口

  从狮子口下来,顺着山脊走5分钟,再下一个小山包,就看到当地有心人用铁皮、油漆制作的简易箭头指示牌——龙井。
龙井指示牌
龙井指示牌

  龙井位于半山坡,直径仅1米多,背北朝南,泉水清冽,是一座从不干涸的泉眼,据说深不见底,广德与宜兴交界多溶洞,大概是与山体内部的溶洞相连吧。龙井的周边竹林里有很多在五花岩和狮子口都很少见到的“X年X月到此一游”,证明龙井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
五花岩的龙井
五花岩的龙井

  我从县志上读到,赋予龙井如此之高知名度的其实是紧挨着的白佛祠,究竟是龙井的独特吸引大德前来建庙修行,还是修行者开凿了这口龙井,不得而知。如今的白佛祠仅剩遗址,日月变迁,天雨山洪,就连遗址的痕迹也很淡了。但是你仍会感叹此处的琅嬛福地,徘徊于此,你仍然能感受的到德者所居之地的祥和。
白佛祠遗址
白佛祠遗址

  游过龙井和白佛祠遗址,向导介绍说,再向前过一个山头,还有瀑布等景观,考虑到二叔还在五花岩,我们决定折返,择日再来。原路返回五花岩,二叔果然睡了一场山顶觉,看上去红光满面、精神矍铄。收拾了留在五花岩的行装,我们看着百度地图,估猜着到安基山的下山返回道路。都说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其实只要手拄一根棍子,下山还是很容易的,我们甚至沿着山坡一直而下,大约1小时就到达安基山上面的山路了。
返程
返程

  傍晚的阳光,洋洋洒洒的照着懒散的我们,车子已经上来接我们了。回到翠花山庄,洗个热水澡,再小酌几杯,2020立春的美好旅行记忆算是永远留在我们脑海了,时不时的,可能还会拿出来摆弄一番。
傍晚的阳光
傍晚的阳光

  旅行总结:我们上午10点05分从翠花山庄开车出发,10点30到西岕山脚下,10点35分开始步行登山,龟速前行,于中午12点30分到达五花岩封顶。继续前行,12点50到达狮子口,下午1点40到到达龙井和白佛祠遗址,下午两点多返回。后来才我们才知道,我们选了一条早已经没有人走的路径,我们并不知道其实有一条更近更好走的上山台阶路,可以节省一小半的时间。但是对于登山爱好者、户外旅游团体,多一程路必定是多一些景色的。